《启示录》

《启示录》
文/木拓风  2014/10/04
少女被牢牢绑在一擎弧形的石柱上,高高耸立在中央的石阶上,做为与神交流的使者,必须是处子之身,而且必须是在月满之际出生之人。最里层站的是四名僧侣,每个僧侣旁都有一名侍者,每位侍者都手持托盘,上面盖着一块方形红布,红布下方虚掩着祭祀所要用到的器皿工具,与门口正对的是一座高约七米的石像,石像整个呈现暗褐色,几乎裸露,坐在金色大石椅上,怒视石台正中央。最外面两侧是部落居民,各个身上涂成了血红色,脸上、胸部、肚脐处画着白色的图腾,形状不一,围绕着石台在狂舞着。
当草原最后一抹光辉,从波巴布树的树梢缓缓划过,消失在地平线之际,黑暗便降临到大地。
灌木丛外的空旷草地上并排竖着两颗高大粗壮的大乔木树,树下不时传来狮群的吼叫声和厮打声,尽管天色已暗了下来,但是夜还没深,空气中扑腾的热浪,扬起的灰尘,造成呼吸依旧困难。
一只沙地鼠从洞里钻了出来,三步一停,依靠着嗅觉,在黑夜中探索食物,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一条长约四米的黑曼巴蛇,正蜷缩在岩石地下,等待路过猎物的出现。
林地旁的方形空地上,升起的一堆篝火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被突然来的一阵狂风吹的东倒西歪,火苗拼命往上窜,深怕被这无尽的黑夜所吞噬。草原上的气候是多变的,不一会,寂静的黑夜长空,划出一道弧形的口子,紧接着,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,沉闷的雷声如同大炮轰鸣,仿佛在告知大地暴风雨的来临。
暴雨重重的砸在地上,激起层层水花,带走热浪,彻底洗刷着这被炙烤了一整日的大地。而这丛林深处,一座枯藤缠绕的庙宇之中,一场神的祭祀,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,而不得不推迟。这项古老而神秘的祭祀,已经延续有千百年之久,必须是在有月光的照耀下,才能进行。

显示全部 “《启示录》”

海角之北

海角之北

风很大,夹杂着淡淡的海水味,海浪在轻轻拍打,又层层退去。我走在沙滩上,脚下传来凉凉的感觉,让人感觉细腻与舒适。远处的身后传来你和女儿嬉戏追逐打闹的声音,女儿一边奔跑,嘴里一边喊着“爸爸妈妈”,”爸爸妈妈,快看!”…..

这是我所能幻想到最美的画面,然而现在,却是我一个人靠在椅子上,静静地倾听着海浪的声音,欣赏着落日的余晖。

女儿告诉我,她很想去看一次大海,站在海边,迎着海风,任凭海浪拍打自己的小脚丫,然后在海边堆个沙堡,里面有自己、我还有你,三个人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。只是她不知道你长什么样,我一直没有告诉她关于你的事。
每当她问到:“爸爸,为什么我看到学校里其他同学都有妈妈,我有妈妈吗?”我会踌躇会儿,最后告诉她:“当然有了,妈妈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,在海角之北。”
“爸爸,海角之北,是什么地方?”
“海角之北啊,就是在海上的一座小岛上,那儿非常美丽,漂亮。只要对着大海许愿,妈妈就会回来。”
“爸爸,我要去海边,我要许愿,我要妈妈。”
……

每个周末,我都会带着女儿来海边。她都会在海边,向着大海,许愿希望你早日回来。还记得吗,每次当你不开心的时候,都会叫我陪你来看海,你说你很喜欢大海,吹着海风,倾听海浪的声音,看海边的日出日落,然后,什么烦心事都会统统忘掉。女儿很像你,可爱,漂亮、聪明,而且和你一样喜欢大海。

小雅渐渐长大,我知道有些事瞒不住她,我决定在这个周末带她去海边,告诉她真相。在路上,我们发生了意外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。我急切的四下寻找小雅,发现她躺在隔壁的病床上,我跳下病床,在她耳旁极力声嘶,可是怎么她也听不见。医生告诉我,小雅目前还在昏迷中。因为那次车祸,她受伤很严重,要做器官移植手术,如果不在一个月内找到可移植器官,恐怕有生命危险。我的脑子嗡嗡作响,老天为何如此对待我们的女儿,在她如此小小年纪承受如此之痛。

在你临走之前,我答应过你,一定要好好照顾好我们的女儿,不能让她受一点伤害。放心,我会遵守我的诺言的,等着我,等我忙完一件事,我就来陪你。

小雅,爸爸妈妈永远会陪伴在你身边。
文/木拓风
13.9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