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女人的独白

如果不是三宅一生,褶皱的美感都会被熨斗铲平。
如果不是不是可可?香奈儿,女性露出膝盖可能是禁忌的。
如果不是川久保玲,黑色可能只是丧礼的悲哀颜色而不是一种酷。
如果不是伊芙?圣罗兰,女人这辈子可能与男装的长裤永远绝缘……
我生活在这座城的中轴线上,

行走在都市的上流社会,

穿梭于都市男女的人群之中。

欣赏过那极具先锋主义的VERSACE,她散着文艺复兴时期古老歌剧的气息;

领略过那简洁庄重的ARMANI,一身乔牌大装的她透着高雅与洒脱;

折服过华丽巴洛克风格的DOLCE&GABBANA,她那笑起时脸上露出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风情;

还有体验过那充满法式浪漫的GUESS,她的百般迷人与风情万种。

在一回首间,才忽然发现,

原来,女人一生在穿着上的种种努力,

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她满意而已。
我受够了上流社会的浮华与浮夸,

撕下沉重的标签,追寻超平现实的华丽,

自我从来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。
是默默忍受,还是独自等待告别世界?

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,经不起半点撞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