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漠》

标题:《冷漠》

副标题:路口红灯下,敲打窗的那只手

 

正文

“师傅,到步行街。”

“第13号台风‘苏迪罗’8日凌晨已登陆台湾花莲,截至当天下午1时30分,台风造成6死4失踪101伤,并在台湾海峡掀起狂浪狂涛。据悉,‘苏迪罗’将于今天21时至24时在晋江到福清一带沿海登陆。……”

从电台里传出台风“苏迪罗“的消息,司机一边开着车,一边聆听着,或许这关乎到后面几天他拉活的好坏,我坐在副驾座上,侧着头,静静听着,望着窗外发呆。窗外飘着细雨,润湿了地面。

车速降了下来,缓缓停了下来,我瞟了一眼前方,又把视线转回到原处。

红灯。

“提醒广大的驾车朋友注意了,台风将至,出行注意安全……”,电台依旧传来女主播的声音。

路灯足足有70秒。

这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面容枯槁,裹着头巾,拄着拐杖,缓缓的一个人走向人行道上,她很慢。

我一直盯着她在看。

她突然望了望我这边,我赶紧避开了视线,将目光转向了别处。

她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。

奶奶远在乡下,每次回去看望她,她就会显得特别激动和高兴,会亲自准备一桌丰盛的菜肴,拉着我问这个问那个,不过最主要还是问我是否处了对象。然而,我已快半年没有回去看望她了。

过一会,我才试探性的将目光转了回去。

她并没有过马路的意思,转而朝车群里走来。

等等,现在是红灯!

细雨仍然飘摇着,风凌乱了她额头前的银发。

她走到出租车前方的一辆白色科鲁兹旁,伸出她的一只手来,撰着手心,向着紧闭的车窗,微微做了个辑。

 

 

 

车窗上依旧倒映着老人的影子。她转身,向着后面那辆车走去。

……

 

 

“这些老人,真是不怕死,为了钱,连命都不要了。”

司机似乎注意到我看的,说完一句话,拉下手刹,挂下档位,驶出了十字路口。

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鳏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,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《大道之行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