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首优美的英文小诗,中文翻译更美

英文小诗

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.

Sun,Moon and You.

Sun for morning,Moon for night,and You forever.

中文翻译:

浮世三千,吾爱有三。

日,月与卿。

日为朝,月为暮,

卿为朝朝暮暮。

 

告白

 

38

 

背影

他本可和她躺在金色沙滩上,享受着sunshine的乐趣,

只因要赶回老家办签证,而错过了和她飞往马尔代夫的航班,/
她本可心无所畏的走在这个大街上,享受别人羡慕的眼光,

只因领导要拿下项目,她强忍着泪水走进希尔顿,/
她本可和他牛排红酒,享受浪漫的烛光晚餐,

只因那一堆材料要层层递交,而错过了和他在Jean Georges的约会,/
他本可和老朋友们举杯痛饮,享受热闹的聚会,

只因材料要盖个章,他不得不在队伍中站了二个小时,/
她本可在这个冬日的早晨,陪在她宝宝的身旁,

只因昨日晚来一分钟,她不得不提前二个小时来到大厅门外等候,/
他本可陪着老婆孩子,安心在家吃个团圆饭,

只因找他的人太多,他不得不应酬到深夜回家。/
生活本可更美好,

他们的背影,才是我们努力改变这个世界的动力,/
生活本可更阳光,

制度从来不是少数人的特权,更不应该凌驾于人权之上,/
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,砍柴,周游世界,普及网上办事。

情怀

很不错的一段介绍关乎情怀的诠释:

不做思想上的拔高,

不对生活做任何的粉饰,

不刻意煽情,

诠释小人物的伟大。

人凭一己之力,

在这个巨大的世界中安身立命,

其中自有一个撞击人心的故事。

情怀是什么?

它是人在背后做事的态度,

关于对人和世界的理解。

无题

有一天,

我们终于发现

彼此多么相近。

————可惜,

为时已晚…

一个女人的独白

如果不是三宅一生,褶皱的美感都会被熨斗铲平。
如果不是不是可可?香奈儿,女性露出膝盖可能是禁忌的。
如果不是川久保玲,黑色可能只是丧礼的悲哀颜色而不是一种酷。
如果不是伊芙?圣罗兰,女人这辈子可能与男装的长裤永远绝缘……
我生活在这座城的中轴线上,

显示全部 “一个女人的独白”

《冷漠》

标题:《冷漠》

副标题:路口红灯下,敲打窗的那只手

 

正文

“师傅,到步行街。”

“第13号台风‘苏迪罗’8日凌晨已登陆台湾花莲,截至当天下午1时30分,台风造成6死4失踪101伤,并在台湾海峡掀起狂浪狂涛。据悉,‘苏迪罗’将于今天21时至24时在晋江到福清一带沿海登陆。……”

从电台里传出台风“苏迪罗“的消息,司机一边开着车,一边聆听着,或许这关乎到后面几天他拉活的好坏,我坐在副驾座上,侧着头,静静听着,望着窗外发呆。窗外飘着细雨,润湿了地面。

车速降了下来,缓缓停了下来,我瞟了一眼前方,又把视线转回到原处。

红灯。

“提醒广大的驾车朋友注意了,台风将至,出行注意安全……”,电台依旧传来女主播的声音。

路灯足足有70秒。

显示全部 “《冷漠》”

办事

林生的一天

题记:我家门前有两颗树,一颗是枣树,另一颗也是枣树。

 

清晨,驱车途径九华中路,两旁的金色秋叶在风中婆娑,斑驳路影在车前窗上划过,风景甚好。路上热腾的包子铺,街道旁晨跑的老大爷,还有提着篮子在肉铺面前称肉的大妈,似乎每个人都是在按照既定的轨道在演绎着,然而林生却是例外。他是要去把公司注销掉。

三年前,他和两个朋友合伙开了公司,不曾想三年的光景就结束了,遗憾的是三人因理想而聚,最后却因钱财而分。

林生来到行政服务中心,早上这边就聚集了很多来办事的人,大厅里沸沸扬扬的,他看了下手机,已是9点半。

林生走到总台前,询问当班的人员:“你好,问下这个办理公司注销在哪办理?”

“企业服务中心,你到电梯口看下,那边有指示牌,上面应该标明了。”或许是太忙了,她低着头回复他道,说完继续开始写着什么。

林生本想再多问几句的,话到了喉咙口,还是给咽了回来,只好说声谢谢,然后一个人径直走向乘坐电梯的地方。在电梯口那边,顺着长长的一串指引牌,从上到下林生一一看下来,“企业服务中心” ,再看是在七楼,他走到电梯口,向上的箭头已亮着,旁边有许多人在等待电梯的到来。

电梯总于在几分钟后从上面下来了,门一打开,从里面挤出一群人,站在外面的人等着里面的人出来的差不多,陆陆续续往里面填,他当然也不例外。三楼、四楼、五楼、七楼、九楼,看着电梯操作盘上楼层指示灯一个个亮起来,最后按下关门,电梯门合起来,开始缓缓往上升。

空气有点凝噎,电梯里比较宁静,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,偶尔会冒出一两声清嗓子的声音,会打破这份宁静。林生到是有点密集恐惧症,人一多会使他局促不安。有些人会从袋里掏出手机,玩起手机,电梯内面的有些区域是蹭光瓦亮的,靠在旁边的人则当做镜子,或缕缕头发,或摸摸脸颊。电梯门开了,恣意的人立刻恢复原样,这时有人会从后面挤出来出电梯。然后电梯门合上,空气再次陷入凝噎。

到了七楼,林生出了电梯,长吁了一口气,让他有种豁然解放的感觉。他仔细扫视了一圈,看到有工商、地税、司法等办事窗口,这才确信来对了楼层。

他来到工商窗口,桌前排着几个人,等待办理材料,林生跟在他们后面,等着轮到他。

林生面带笑容地问道:“你好,我是来办理公司注销的。”

”有带公司营业执照原件复印件吗?”工作人员问道。

“有。”说完,他从袋子里翻出公司营业执照的复印件,递了过去。

“恩…有完税凭证吗?”

“完税凭证?”“没有。”林生一脸茫然道,生怕遗漏某份材料,这次又将白跑一趟。

工作人员说:“到17号窗口,先去地税窗口办理完税凭证。”说完,将林生的那份材料丢在了他面前。

林生只好带着材料依着窗口上方的LED屏找到17号窗口。

“你好,我想办理完税凭证。”林生说道。

“先去取票。”工作人员一边在办理手头的材料,一边说道。

取票?这是什么情况?林生心里犯起嘀咕来。

“请问下在哪取票?”林生挤出笑容向工作人员问道。

“21。”工作人员用最简单的意思给林生回了句。

林生只好再次依着LED屏找到21号窗口,取了票,再次跑回17号窗口,窗口已是排起了队伍,他只好排队等待。过了大约20分钟,轮到了林生,他拿着票和材料交给工作人员。

“你这个我们这办不了。你得先到大湖区地税局去办理。”

“啊!?”林生下意识的叫了出来,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。

“那你讲的那个地税局具体地址是在哪里?” 尽管很无奈,他还是不想错过任何一条信息。

“在九华中路靠近天和苑那块,你打的问下司机,司机会晓得的。”她有点不耐烦的回复林生道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林生说完谢谢,将手上那叠材料装进了包里,掏出手机看了下,已是11点25,他苦笑了下,径直走向了电梯口。

(未完待续)

注: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